手機網
微信
德黑兰独立对艾阿恩

長廣煤礦礦區最后247戶居民將搬離 再見,浙江最后一座煤礦

2019年9月12日 9:10來源:錢江晚報

德黑兰独立对艾阿恩 www.cioubs.com.cn   站在牛頭山火車站的舊址前,58歲的邵根喜背著雙手,沉默地看著四條鐵軌之外那座建于上世紀60年代的高大煤倉。曾被稱為“十里礦區”的長廣煤礦(又名牛頭山礦區),如今除了這座老煤倉,已經很難找到昔日工礦重鎮的輝煌印記。

  1957年浙江省委決定恢復長興煤礦,發展煤炭生產,以緩解浙江煤炭供應緊張的局面。最初籌建處設于杭州,就在城南的梅花碑,1958年,浙江長廣煤礦公司成立,辦公地點才隨之正式搬到礦區里。高峰期,長廣煤礦每年的產煤量占當時浙江總耗煤量的三分之一。

  這個月的26日,是已閉礦6年、被稱為“浙江最后一座煤礦”的牛頭山礦區正式移交安徽廣德管理的最后期限,礦區內最后的247戶居民也將全部搬遷至我省長興縣煤山鎮生活,這意味著,長廣煤礦將正式退出歷史舞臺。

  從小在礦區長大,又在長廣煤礦工作了一輩子的邵根喜就負責搬遷的保障和善后工作,他看起來很平靜,只是路過原來的辦公舊址時會突然提高話音,與舊同事吃飯時總念叨著要去看看早已退休多年的老領導。幾乎與煤礦同齡的人,內心的百味雜陳早已不在臉上。

  60年前,第一批職工是“全國統招”

  據《長廣煤礦志》記載,因礦區地處浙江長興和安徽廣德交界,故各取頭一字稱“長廣煤礦”,曾使用代號“588煤礦公司”,是浙江省三大國有企業之一。有數據顯示,1987年長廣礦區戶籍在礦的常住人口為36493人。而在長廣老職工口中,這還不是最高數字,峰值時期長廣有職工1.8萬人左右,算上職工家屬、子女等應超過5萬人。這已經遠超當時一個普通鎮級標準的人口規模了。

  今年76歲的陳宏昌是長興水口鄉人,1967年5月進入長廣,是長廣煤礦第三批招收的工人之一?!暗蹦暌還艙辛巳那?,其中我們鄉就招了100個人?!背潞瓴雋?年的井下工,回憶剛進長廣的日子,他說,印象中一直在搬家,“剛開始生活條件非常艱苦,住的是茅草房,一間房上下鋪一共住8個人。三四年后搬家,條件好些了,頭上有瓦了,但腳下還是黃泥地?!?970年陳宏昌結婚,分到一間14平方米的瓦房,已經是當時人人羨慕的配置。

  論起來王忠常的“工齡”更長?!拔腋蓋自叢諫蕉孀嚎蠊ぷ?,1958年正在山東泰安煤炭工業學校進修,作為技術工人被調到長廣?!蹦且荒暉踔頁?歲,一家九口搬到了長廣。父親在一礦工作,他就在課余跑到二礦跟著大人“敲石頭”:“那時候沒有粉碎機,打碎石全靠人工?!?/P>

  1958年9月29日,長廣正規設計的第一對礦井——牛頭山三號井破土動工,最初只有4名技術人員和62名新老工人,沒有機械設備,沒有電,就用鐵錘、扁擔和土筐一類的簡單工具投入建設,只用了一年零三個月時間就移交生產。至1959年底,生產了原煤2萬余噸。

  長廣創建后的第一年年底,礦區職工迅速增加到3000余人。其中有不少是像王忠常父親那樣,拖兒帶女、舉家搬遷來的。長廣的發展也充滿著那段歷史時期的印記?!暗筆鋇目諍攀恰剛獎富奈嗣瘛?,所以要大規模擴大生產?!痹H緯す慵諾澄筆榧塹耐糶裼袼?,當時長廣的職工來自全國各地,各個省市區的基本上都有。

  牛頭山到杭州有直達火車

  邵根喜帶著我們去看牛頭山的老站臺,那條曾見證了長廣煤礦光榮歲月的鐵路線早已停運,鐵軌被肆意生長的草木遮蔽了大半,原本平整的地面滿是大坑,一腳下去積水沒過腳面。

  “靠近站臺的兩條鐵軌是客運線,靠近那邊煤倉的是貨運線?!閉駒讜M飛交鴣嫡鏡惱咎ㄉ?,邵根喜指著鐵軌說,“我老家在江山,回老家時我就坐火車到杭州,再從杭州轉車去江山。牛頭山的發車時間是早上6點多,杭州城站的發車時間在下午,單程大概5個小時?;踉肆諧翟蛟諗M飛膠禿賈蒴奚矯嘔踉蘇局湓擻??!?/P>

  當時的牛頭山有多熱鬧?“那時候牛頭山被稱為‘小香港’?!彼淙灰燦欣瞎と嘶匾淥?,當時的牛頭山就是“小上?!?,但邵根喜堅持說應該是“小香港”?!拔頤欽飫鋟笆諧∑鴆皆?,改革開放初期,許多人到杭州四季青服裝市場批發服裝,再乘火車回來,當時長興人都要趕到牛頭山來買衣服的?!?/P>

  最時髦的衣服在牛頭山,最好的資源也在牛頭山。邵根喜在長廣二中就讀?!案咧幸桓瞿曇毒陀?個班。當時學校的師資力量還是很強的,有不少教師是從北大、清華畢業的?!痹諫鄹駁撓∠籩?,他的數學老師就是清華畢業的高材生。在那個初中畢業就算“高學歷”的時期,能有北大、清華的畢業生當老師,長廣的吸引力由此可見。

  上世紀80年代,是長廣最好的時光,說起那段日子,老職工的話題就剎不住車。有人說,那時候光舞廳就有三四十家;也有人說三四十家夸張了,二三十家差不多,倒是理發店有百來家;有人說,那時候天天都有電影看,為了一張《少林寺》的電影票真是搶破頭;還有人說,那時候姑娘們最好的歸宿就是找個長廣小伙……

  長廣電影院的外墻上,至今還貼著三張足有一人多高的電影海報,盡管海報早已褪得只剩一片灰白色,只能依稀分辨出《廬山戀》《吉鴻昌》的名字。

  最后一口礦井6年前關閉

  張永春在原廣興礦職工宿舍門口碰到了熟人,說起幾天前各自送孩子去杭州讀大學的事情。他們曾經是同事,他們的孩子以前是同學,現在又同在杭州讀大學。在長廣,碰來碰去都是這樣的關系:老同事、老鄰居、老同學。

  他有些意外,老同事還住在老宿舍?!奧砩弦慘崍?,最多十來天吧?!?月26日前,礦區剩余的247戶居民將全部搬遷到長興煤山鎮,張永春的老同事算是最晚一批。

  “都走了??!”張永春忍不住有些感慨,又說煤山鎮也很好的,“鎮上還建了個長廣煤礦工業文化博覽館?!彼ㄒ槲頤怯惺奔淇梢勻タ純茨親├攔?,因為以前牛頭山火車站的小火車就陳列在那里,“很好看的”。

  從張永春有記憶起,他就在長廣。1937年,他的爺爺逃荒到長興在煤山獅子山腳下的一個小煤窯里挖煤,那時候還沒有長廣煤礦;到1958年,他的父親又成了長廣煤礦的第一批建設者,采了30年煤;1981年,他“子承父業”成了長廣第二代礦工。他曾經寫過一篇文章,講述一家三代礦工的經歷?!暗鶉瞬幌嘈?,說我寫得太煽情?!倍源蘇龐來閡恢憊⒐⒂諢?,他不能接受“一點水分都沒有的”真實描述,在外人看來只是藝術加工。

  這樣的話,張永春能跟邵根喜說說,他們同一年進的長廣煤礦,又都是一家兩代、三代人都扎根礦區。

  邵根喜的父親曾經是礦區的一名井長?!暗蹦旮蓋贅涸鸞ǚ孔?,現在我負責拆房子?!鄙鄹蠶衷謔淺す闋鄯行牡澄筆榧?,負責牛頭山礦區的拆遷、安置工作。從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,長廣煤礦的礦井逐步關閉,父親建起來的井架,又在他的見證下拆除。2013年,長廣煤礦七號礦井宣布關閉,這也是浙江省最后一口煤礦礦井。

  我們去看了張永春說的那輛小火車,就陳列在博覽館門口,以前運煤、運客的車廂被翻新、改造成了茶吧。下雨天,并沒有客人。只是對張永春他們來說,這并不重要,只要老煤倉、小火車還在,那段曾經的青春歲月就顯得不那么遙遠。

  即使長廣老礦區里那些標志性生產建筑早已拆得七七八八,仍然時不時有退休多年的老職工從全國各地趕來,到礦區里轉轉,每一處破敗的門墻都有屬于他們自己的故事。

  長廣煤礦最美的時光,早已定格在他們的記憶里。

作者: 記者 王燕平 詹麗華  
編輯:杜科慧

相關新聞

蕭山網版權聲明

    根據蕭山網與蕭山日報社和蕭山廣電局的合作協議,蕭山網擁有蕭山日報、蕭山電視臺、蕭山人民廣播電臺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的網上獨家發布權,版權均屬蕭山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蕭山網"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圖片新聞

頭條推薦

視頻推薦

新聞 即時報 專題 視頻 教育 房產 理財 家居 健康 汽車 錢塘新區 網絡問政 湘湖社區 德黑兰独立对艾阿恩 錢塘新聞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