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網
微信
德黑兰独立对艾阿恩

古塘月

2019年9月12日 10:29來源:蕭山日報

德黑兰独立对艾阿恩 www.cioubs.com.cn   吳徐航  著

  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出版

  七、秋娘渡與泰娘橋,風又飄飄,雨又蕭蕭

  秋風起,北雁南飛,難耐的高溫和酷熱的暑氣早已退盡了,繁茂的花草盡情地顯擺后在陣陣北風中謝幕了,蒼涼的黃色替代了蓬勃的綠蔭,小鎮人又走進了一個蕭疏的秋季和肅殺的冬天。小鎮氣候四季分明,春花秋月酷夏寒冬本是祖祖輩輩都經歷的,可是,今年的秋冬著實讓小鎮人不安了,那是久違了的戰爭,更何況是外夷入侵的戰爭。

  小鎮人習慣于安逸,只要是自身周圍有一份安耽,他們是會很安然地經營這一席之地的,小鎮人有句笑話“失火外婆家,只要姆媽在我家?!閉饈嵌浴案魅俗隕徘把?,休管他人瓦上霜”的進一步詮釋,而且似乎是更灑脫更透徹些,淋漓盡致地剖析了小鎮人的狹隘意識。盡管在較龍、迎會等公眾活動中他們中也不乏顎頭綻出條條青筋的,究其根還是受狹隘的家族意識和功利意識所支配。

  用蝸居比喻小鎮人的生活意向應是恰如其分的。把自己藏得嚴實了,只探一枚小小的觸角與外界交往,一旦遇到麻煩隨即閃進殼內,依據窩殼冷眼窺視外界鐵甲的蟹、長槍的蝦、尖嘴的白條、兇猛的黑魚等相互爭斗,等過了風頭再慢慢出來取自己所需的,它們看似一柔弱群體,求生的本能與張牙舞爪者風格迥異,生活卻更為滋潤更為悠閑。

  當諸家的兒女陸續向家里通報東北淪陷、華北淪陷、南京遭劫的信息時,小鎮人生活節奏依然是從從容容慢條斯理的,茶點、酒樓、戲院依然悠閑愜意清靜。

  等到有一天,省城被封鎖的信息傳至小鎮,小鎮許多人家,還未意識到災難的來臨。

  敏感的生意人,在進出貨的渠道被封了時,還只是千方百計地尋覓掙錢的機會,囤貨、抬價、清倉等等等等,生意人的精明頭腦和奸商的狡詐靈魂都在這國難當頭時息數裸露了。

  至于一些守著田契地約過活的大戶人家則忙著雇船四鄉里收租,“家有百擔糧,由它兵和荒”,他們的山夠家人坐吃幾年甚至幾輩的,庭院房屋大多是石基高墻和石庫臺門,自認防盜防賊固若金湯,因而也懶得去理會外面的事。

  小鎮一般的居民則慣于平靜的生活,日出而作日末而歇,柴米油鹽雞毛蒜皮,三餐鍋灶頭,一夜床橫頭,遲鈍的神經總是最后感覺動蕩的震波的,更何況潛意識里也總是認為有家有產的尚且不動聲色,家徒四壁的擔心什么。

  突然有一天,小鎮人早上起來開門一看,街上多了些衣衫不整的外鄉人,三五成群,有的背上還用粗布兜著小孩,不像要飯的,但也有的用卷舌頭的聽不大懂的話要點吃的用的,買點簡單的實常用品。哦,是來了難民,小鎮人雖也有悲天憫人的好心腸,但維護自我在潛意識是根深蒂固的,他們惶惶的施舍似的給了點自家的吃食和衣物后再也不兜攬人事了,不一會,各家鋪子剛剛卸了的排門又劈劈啪啪地重新上好了。

  舉家流浪的外鄉人對小鎮的反應有些惘然,不溫不寒不理不棄,久了也終于明白小鎮人是無意接納自己的,但也明白小鎮人并無惡意,又覺得反正是流浪那就再走走吧。外鄉人是豁達的,沒有騷擾、沒有埋怨拖兒帶女的又走了。

  幾天后一切又正常了,生意照做,酒照喝,天照聊,就像什么也沒發生過似的。

  只有諸家稱老家岳母病重,舉家去鄰縣山里探親了,只留下長工阿法夫婦看家,聽說他們是在蒙蒙天亮時雇一條航船走的,樟木箱黑皮箱及其它物件帶了好多,大概要去長住些日子,或者到年后才回來。據說臨走的時候,少民的母親諸太太囑咐傭人阿法:“我們要去多住些日子,看好家,要是有事先管人。如果惠民姐弟有信即刻送來?!被褂?,諸家老爺在走前也看望了摯友余大夫,說起省親也曾提議:“余兄,一歲將盡時局堪憂,隨時都可去山里小住,我把地腳留給你?!?/P>

  霜降過了,天氣轉冷了。由于憂傷蓮貞在娘家病了一場,經姨媽照看調理好多了,大太太不放心,派人在蓮貞母親去世百日后的一天接回了蓮貞。

  冬至是冬天已臨的日子,農諺說爛冬至晴過年,因而人們都希望這天下點雨,好有個晴朗的春節。冬至這天的早上,天陰沉沉的,冬日少見的濃霧五更起就籠罩了小鎮,在沿街叫賣的“鮮肉混沌!鮮肉混沌!”聲中,孩子們打著哈欠,拖沓著棉鞋跟著大人走出了家門,“冬至混沌夏至面”是老輩人傳下的習俗,小鎮一般的人家都會在這天給孩子們嘗嘗鮮的,只是今年的冬至特別冷些。

  陳嫂一早就隨大太太準備了菜肴、芝麻團子等祭祖,“冬至大如年”小鎮人都這樣做的。

  中午時分,濃霧稍稍退去,天還是陰的,下午刮起了西北風。當邢家人圍在廳堂的圓桌旁吃晚飯的時候,天色已漸漸昏暗了。邢家圓桌中央是一大品鍋熱氣騰騰的鮮肉餛飩,陳嫂依次為大家一湯勺一湯勺地布到各自的小碗里。

  突然間,遠處響起了一聲震耳的炸雷,那聲響又仿佛很近很近,近得就如在臺門外街西頭似的,陳嫂一驚,手中的湯勺落入了搪瓷品鍋中,濺開一桌的湯水,幾個孩子剛把小湯匙送到嘴邊,一驚,混沌和瓷匙掉到了地上,瓷匙碎了,餛飩皮子沾在了腳背上,“哇”受驚的小丫丫哭出了聲,眾人也都跟著都放下了碗筷。

  于是一家人離桌,收拾的收拾,哄孩子的哄孩子,換碗筷的換碗筷,士生兄弟和父親一起走到了臺門外看天色,只見西方空中陰云密布,仿佛一直壓到西邊街梢頭人家的屋檐,風停了,不見閃電也不見霹靂,只聽得遠遠的又響了幾個旱雷,隨后又一切歸于寂然了。

  邢家冬至的晚餐就這般草草的了了,一家人陸續回自己房去休息了。

  大太太轉身來到了帳房,老爺與幾個先生和士龍兄弟三個正在議論今晚的雷聲。

  “冬日響雷是我五十多歲了頭一回聽到。此地是溫帶氣候,且又近海,一年四時分明,每年只有春夏秋三季冷熱風交會,說是帶電云層相撞才會出現電閃雷鳴的,冬季是斷不會響雷的,聽老輩人說,如若冬至動雷,來年必有災難,這雷聲怕是要應驗了?!毖劬迪壬鶇罌純創蠡锍遼?。

  一個先生憂心忡忡地說:“災難是必定的了,與我們一江之隔的省城聽說半月前淪陷了,今日街上又來了一批難民,這江誰知守不守得住,如若日佬過得江來,那我們也要作難民了?!?/P>

 ?。ㄎ賜甏?/P>

作者:  
編輯:韓晨璐

相關新聞

蕭山網版權聲明

    根據蕭山網與蕭山日報社和蕭山廣電局的合作協議,蕭山網擁有蕭山日報、蕭山電視臺、蕭山人民廣播電臺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的網上獨家發布權,版權均屬蕭山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蕭山網"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圖片新聞

頭條推薦

視頻推薦

新聞 即時報 專題 視頻 教育 房產 理財 家居 健康 汽車 錢塘新區 網絡問政 湘湖社區 德黑兰独立对艾阿恩 錢塘新聞網